上海一留日学生在宿舍绝望自杀

上海一留日学生在宿舍绝望自杀

时间:2020-03-24 03:37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图说:从表情上看,吴轩鹏(蓝衣者)并不是一开始就背负很大的压力

以下 是吴轩鹏哥哥所写的全部原文 ——

吴轩鹏是一个比较腼腆但追求完美的孩子。高中时他的成绩并不拔尖,却十分喜爱日本的动漫。于是在报高考志愿时选择了上海某医学院与大阪某学园合作办学的专业,当时便是冲着有机会能来日本学习。怀着这份热情,他在大学里的学习十分自觉,甚至利用周末时间去课外的日语辅导机构学习日语。他的成绩迅速提高,排在了班级的前几名,并在出国前考取了日语N2等级证书。

吴轩鹏于2012年9月至2015年7月就读于上海健康医学院,在上海学习的第3年,中日两校会组织整个专业的学生一起去日本某学园考察学习1个月。学生从上海毕业后,除六七人选择参加工作外,剩下的三十几个人在2015年9月至2017年3月由中日两校合作共同来到日本大阪某学园日本语学科,学习1年半日语后,于今年4月至明年3月转入为期1年的医疗器械科学习,明年3月毕业前考出日本临床工程师的操作证书,之后可以在日本医院就职。

图说:与同学在一起的吴轩鹏(照片中穿蓝色衣服者)

当得知我弟弟吴轩鹏去世之后,我和爸爸马上办手续来到大阪,从机场出来之后直接去了学校,才知道弟弟4月没有升学,已经不在学校读书了。2016年7月3日轩鹏考上了日语N1,学习成绩这么好,怎么会放弃升学,甚至轻生了呢?我认为:这其中大阪某学园日本语学科的教育体制和学生管理方面有很多不足之处:

一、教育体制

1、我听说日本文部省对日语学校有规定,一个班不能超过20人。与其一同来日本的30位同学的日语水平参差不齐,包括我弟弟吴轩鹏在内有3位达到了N2以上的水准,而其他大部分同学居然连N4都还没考取。就是这样相距悬殊的三十几个学生,却被学校安排在同一个班级里学习日语,在这种情况下,老师如何教学?学生如何学习?这一年半与没有任何日语基础的同学一起学习,对我弟弟吴轩鹏来说有多么的无聊,学校为了缩减成本,不管学生的水平如何,全都混在一起教学。

2、今年2月7日学校组织了日语学科的毕业考试以及由日语学科升专攻科的升学考试。升学考试的那天,我弟弟吴轩鹏上午参加了毕业笔试,下午的面试考核因为等了2小时还没有轮到,就放弃了考试,决定不升学了。

3、学校是否太过商业化。在上海读三年级时的那次日本考察,当初大家是多么的兴奋:学长学姐还有老师都那么热情友好、校内校外彬彬有礼、日本的街上几乎一尘不染,这就是这些中国孩子心中美好的日本。但正式来日本学习之后,据其他同学描述,在学日语的一年半中有一大部分时间,学生被学校派去做杂七杂八的事,其中一件就是接待下一届的学弟学妹,老师要求大家把积极的一面,好的一面展现给大家看。

二、学生管理

1、家长会每学期收到学校发来的学习成绩单,还会定期收到学校的简报宣传。今年4月2日也收到了学校发来的简报宣传。所以我们一直以为4月开始轩鹏升学了。

2、吴轩鹏中途弃考,甚至没有参加毕业典礼;对学校说毕业之后的去向是回国,学校却在知道吴轩鹏又回到大阪时,没有重视学生这两个非常异常的举动。而且毕业证书和毕业相册交由同学转交给吴轩鹏,而不是直接寄给在中国的家人,使得家人又一次失去了知道吴轩鹏没有升学的机会。

3、学校没有中国老师,吴轩鹏的签证期限是今年的9月24日。自从学校的老师知道了吴轩鹏没有回国还留在大阪之后,用电话短信、电子邮件以及书信的方式,反复催促吴轩鹏回国,并警告他不得非法滞留。日本老师虽是一片好心,但因为中日两国文化差异的原因,并没有真正走进吴轩鹏的内心。

吴轩鹏喜欢日本,所以7月爸爸与吴轩鹏的微信记录里,还提到要在日本买房子让吴轩鹏安心学习。可是吴轩鹏却走上了绝路。我们不理解为什么学校没有把吴轩鹏放弃升学和还在大阪的事通知家长。孩子在日本去世,首先发现的居然是远在上海的家人。家人自从7月29号与孩子最后一次联系之后便再没消息;到了8月6、7号近乎惶恐,四处打探孩子消息,没有留学校老师、同学的联系方式是家长的疏忽;最后想到邮箱里有老师发过来的吴轩鹏在日本学习的成绩单,我们8月9号晚上10点多给这个邮箱发邮件后,于8月10号早上九点联系上了上海某医学院的老师,他和日本某学园联系后于当天下午3点告诉我们孩子在日本去世的噩耗!

吴轩鹏是一个心地善良并很要强的人,来日本时,在新生入学采访时说的一句话就是:日语能力考试N1级取得满分,然后要在日本医院工作。然而,经过学校一年半日语学习后,他对这个学校绝望了,于是放弃了学业。可是心里还惦记着日本,回到日本找机会,瞒着家里人,还带着下一年的学费。3到6月他都还能跟同学一起出去聚餐,到7月后,学校的催促越来越紧;瞒了家里4个月的他走投无路就这么傻傻地选择了自杀!在这么长的一段时间里,如果学校能稍微对学生用点心,也许就不会发生这样的结果了。在此告诫所有在外的学子,家人永远是你的港湾。

抵达大阪后,我们第一时间赶赴了学校,与我们接触的是学校的三个人:日语学科长、事务部长和一个退休的70多岁的老师。和学校只进行了半个小时的交流,得到的回复只有:吴轩鹏是成年人;在宿舍去世的,警察带走了他的遗体,其他什么都不知道。然后告诉我们吴轩鹏中途放弃升学考试的事情。我们一再追问:为什么这么大的事情不通知家长!学校也一再强调学生已经成年,已经放弃学习,已经不再是学校的学生,如果学校通知家长是侵犯学生的隐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