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外附中:高考是什么? 尚文频道

上外附中:高考是什么? 尚文频道

时间:2020-03-24 03:37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上外附中:高考是什么?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08月04日 08:20 中国周刊

   不自习不复习不排名,上哈佛上港大上复旦

  ●徐臻 / 文

  高考结束后,上外附中的校园彻底沉静了下来。

  如果单说教学、生活环境,上外附中实在称不上现代。教室的果绿色墙壁早已斑驳,铁皮课桌椅也开始掉漆。学生寝室里,除了几张上下铺床位外,就不剩什么活动空间,几乎还是十几年前寄宿学校的样子。

  上外附中并不会因为陈旧而影响它被称为“神一样的学校”,它的“神迹”在于这所中学的学生竟然不关心高考,而大都上了国内外知名大学。

  上海媒体披露,上外附中今年有应届生约250人,分为“出国党”、“保送党”和“高考党”,“高考党”只有47名,其中“裸考”考生(无任何加分)仅为10人——即便是这些学生,高考也不是他们的唯一出路。

  他们把高考“踩”在脚下。

  要出人头地?先弃考

  高三下半学期,王晓捷主要就忙三件事:准备毕业典礼、拍摄一部短片,还有去台湾旅游。

  从进入上外附中起,他就没有考虑过参加高考的事,甚至觉得上外附中“根本就不是针对高考的学校”。在这里的七年,他始终“玩得很开心”,课业压力不大,还总有丰富的课外活动,如模拟联合国、双语辩论赛、国际文化节等——而国外大学看重的也正是这些。

  一进入高三,就有八十余名像王晓捷这样的学生与校方签署了“弃考声明”,专心忙自己的申请。

  在上海全市,高考人数也连年下降,今年的考生人数约为5.5万人,但上海教育考试院方面表示,“人数还没有完全跌进谷底。”

  另一方面,出国人数却在不断增长。据中国教育国际交流协会发布的《2011中国出国留学趋势报告》显示,我国留学人数已连续4年保持了20%的增长,达到34万人的历史纪录,其中,本科生占留学总人数的60%以上。

  在上外附中,“出国党”一般从高二就开始准备国外大学的申请,参加托福、SAT、AP等各类出国考试。一位不愿具名的老师透露,今年的高二年级出现过100多人同时请假参加校外考试的情况。“校方还是比较人性化的,会尊重学生的想法。”这位老师说,但另一方面,学校其实也很无奈,“在某种程度上,还是干扰到了一门心思要参加高考的孩子”。

  王晓捷共申请了22所美国大学,3月底,他收到南加州大学的录取通知书。整体而言,上外附中“出国党”实力非常不俗。据统计,有30多位学生收到哈佛大学、剑桥大学、哥伦比亚大学等世界排名前20的大学录取通知书。当初签下“弃考声明”的,基本都有了着落。

  “以前觉得美国的常春藤,剑桥、牛津等名校离我们太遥远了。”高三学生金扬说,“后来才发现,同学里卧虎藏龙,去了名校的在外人看来了不起,但可能平时就是个沉闷的‘宅男’。”

  他本人通过校长推荐的方式被日本早稻田大学的国际学部录取,成了“保送党”的一员。由于生源优质,部分国外高校及国内众多“985工程”、“211工程”高校都向上外附中提供保送名额,今年有八十余名应届生通过这种方式,提前被分布在中国各地的高校录取。

  参加高考也不丢人

  就算是对上外附中的“高考党”而言,高三没有早自习,也没有早操。张学勤的家住得离学校比较近,他每天早上七点半起床,八点到校开始上课。

  上午只有两节课,每节课一个半小时至两小时。学校一般十二点开饭,如果老师提前下课,大家就补上“体育课”——其实就是自由活动,可以在教室自习,也可以去操场打球,但不会有老师加课。

  中午的午休时间是一小时。下午的两节课分别为一个半小时,后一节通常是考试。有时候,下午也会安排大家看电影。张学勤记得看过《哈姆雷特》、《雷雨》等五六部,都是语文课本里的重点篇目。由于课文通常是节选的,“老师希望大家体会作品的整体语境,对答题有帮助。”张学勤说。

  今年,上外附中的“高考党”共有47人。化学班和历史班各十几人;物理班人数多一些,有二十几人;政治班“是个位数”。所以,当提到考试排名时,张学勤突然笑了,“人太少了,实在没什么排名的必要。”

  但其实,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张“表”。上外附中的学生也参加虹口区每月举行的模拟考,但不参与全区排名。据张学勤说,“高考党”的成绩大都在区内的“第一集团军”,“我们学校的第一名比全区的第一名高三十多分!”

  这群“高考党”的优越感还体现在,通过高校自主招生考试,他们早就握有来自港大、清华、北大、复旦、交大等高校的各种降分、预录取等“筹码”。比如,张学勤除拿到清华大学的30分外,同济大学也向他抛出了预录取的“橄榄枝”,后者意味着他的高考成绩只要超过今年上海的一本线,就可进入他心仪的土木工程系就读。

  即便是十个“裸考”的学生,也不全是“屌丝”。据上述老师介绍,他们中有相当比例的人是即将前往德国和法国留学的小语种考生。这两个欧洲国家需要中国的申请者提供高考成绩做参考,但考多少分并不重要,“只是走个过场”。

  6月7日,闷热了一段时间的上海,突然凉爽起来。早晨七点,“保送党”和“出国党”来到学校,大家站成了一个马蹄形,将“高考党”们围在中间,为他们送考。

  这是上外附中每年高考前的“保留节目”,校长兼总支书记崔德明、年级组长等人轮番上台讲话。简短的仪式后,在昔日同窗的注视中,中巴车载着考生奔赴各个考场。有细心的送考学生,还提前在中巴车的车窗上,贴上了“独占鳌头”的字样——这似乎没有意义。

  少壮不努力,长大读隔壁

  从中预到高二,陆君已经在这里待了六年。6月20日的期末考试结束后,他就是一名“准高三”学生了。

  陆君的成绩一直稳定在年级前50名,当被问及是否想考得更好时,他反问本刊记者:“我为什么要考得更好?”

  他已是“出国党”的一员,并且有一套自己的“算法”。在这套法则中,80分与85分没有区别(按照GPA的标准算法,两者都记为B)。他更愿意把时间花在学习第二外语,参加奥赛、数模,甚至拉二胡上,“别太专注于分数”。

  5月,他刚通过自学参加了美国大学预修课程考试,完成了微积分、化学、宏观经济学和微观经济学的科目。陆君关于高三的打算是,先申请大学,再考驾照,还要学习西班牙语作为第三外语。“别人在准备高考的时候,我准备的是体验生活。”他说。

  在学生拥有更多自主选择的同时,上外附中却是一所相对“封闭”的学校。作为国家教育部直属的外国语学校,它不参与中考招生,生源主要依托小升初时的面试,实行七年一贯制培养。也就是说, 上外附中的学生们并不是“考”进这所学校的。

  四年前,简方(化名)的女儿参加了面试。在他为女儿准备的个人简历中,满满当当地罗列着几十种女儿在小学阶段获得的各种荣誉:漂亮的成绩单、区三好学生、公共英语二级、钢琴七级……最后,女孩在2000多名面试者中脱颖而出,淘汰率高达90%。

  进入上外附中后,简方的女儿在保持成绩优异的同时,继续取得了钢琴十级、上海市中级口译证书等,并在今年顺利从初中部直升到了高中部。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无论将来是选择高考、出国,还是保送,简方的女儿都将有不错的出路。简方曾听过一种说法,“只要不挑不拣,保底也能去上外”,这简直成了学校的“一条龙”服务。